当前位置:主页 > 休闲娱乐 > 音乐 > 流行音乐

专访方文山:你就是在演自己的人生偶像剧

来源:www.wikilib.com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13 14:14

方文山

  歌词可以有如此美的文学意境:“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,月色被打捞起,晕开了结局”。歌词也可以有电影桥段般的画面感:“古巴比伦王颁布了汉摩拉比法典,刻在黑色的玄武岩,距今已经三千七百多年;你在橱窗前,凝视碑文的字眼,我却在旁静静欣赏你那张我深爱的脸。”能写出《青花瓷》《爱在西元前》这样歌词的人,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灵感?前些天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北京一场活动上偶遇它们的作者方文山,他这次有点跨界——为“京东文学奖”当评委。前进帽、牛仔裤、花上衣,山羊胡……扑面而来的台湾流行音乐风格和同台的大陆作家画风明显不同。不过,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谦逊在他身上同样体现。“我不晓得谁给我加上‘音乐诗人’或‘文字大师’的头衔,我就是文字工作者而已。我不认为自己有天分,是靠后天学习的累积。”方文山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说。

  从宋词中吸收养分

  环球时报:你的歌词有很强的画面感和文学意境,据说你将歌词当成电影脚本去营造。你如何在文字之内与文字之外获取灵感与养分?

  方文山:我很喜欢强调所谓的画面感,因为画面感会让歌词有一个结构,这个结构会让人家进入故事里面。不过,我并不是把每一首歌词都当作电影脚本去经营,那样也太累了,而且没必要。像《青花瓷》这样的歌,因为要呼应瓷器和器皿制造的过程,才会把它当成电影脚本经营,要去收集资料,消化资料。否则一般大多数状态下,流行音乐的歌词只是一种情绪而已,只是一种意境的营造,不需要收集资料。歌词里有很强的画面感跟文学意境,某一部分是来自于我早期的编剧训练,因为之前我参加过一些编剧的课程,它强调人、时、物、景,这些东西久而久之就会变成歌词创作的一个技巧,或者是文字上的画面感。

  我的创作养分其实更多来自于阅读,因为阅读会让你看到不同的世界。比较直接的养分其实是宋词,因为宋词里面一些文字的画面感很美,或者一些诗歌,也会变成创作的养分。

  环球时报:有报道称,你选择“中国风”作为主打风格,是因为台湾乐坛缺少此元素。现在有很多人跟随你,未来你还会继续创作这一风格吗?当今华语乐坛市场还缺什么?

  方文山:我不是选择把所谓“中国风”歌曲当作主打类型,而是我认为华语歌词创作可以有不同的表现方式、多元的题材,所以我才觉得,谈情说爱也可以把时空架设在某一个朝代或者某一个时空背景。那个时空背景可以是田园风光、偏古代的风格,或者是偏宋词的风格,慢慢就被归为“中国风”。其实,“中国风”只占我歌词创作的1/5,我也写一些都会风格、小清新风格、偏文青类的,或者比较天马行空的,所以,“中国风”并不是我的主打风格,而是我创作的类型之一。我不并认为有人追随我的“中国风”,因为这是任何人都可以写的一种类型,“中国风”歌词并不是我们发明的,早在台湾的校园流行音乐时期就有这样一种风格了。当然,我会继续去创作这样的风格。

  至于当今的华语乐坛缺什么,如果单单指歌词的话,我觉得各种类型都有了,批判的、乡愁的、爱情的、都会的、中国风的……从主题上看,主导歌都是爱情题材。因为没有勇气,因为商业机制的关系,不太会有歌手把关心环境、关怀社会的非爱情议题当主打,我觉得是缺少这种勇气。

  同样看一部电影,你把它当娱乐还是学习

  环球时报:在《演好自己的偶像剧》一书中,你说一个人最大的悲哀是不想当自己,永远羡慕别人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悟?

  方文山:当初我写那本书是有点励志性的,因为自己工作这么多年,一定有一些观察、心得、经验可以提供给年轻朋友参考。一个人最大的悲哀本来就是不愿意当自己,因为你根本就觉得别人什么都好:别人的颜值比较高,别人的身材比较好,别人的学历漂亮,别人的出身背景比你有优势……在你根本就不想当自己的状况下,你怎么会经营自己的人生?你怎么会去认同自己的生活?在没有自我认同感的状况下,你怎么会去想要达到什么目标?你怎么会觉得未来有希望呢?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就像指纹、DNA一样,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人生,你就是在演自己这出人生的偶像剧,每个人都是自己偶像剧里面的主角。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,不要去羡慕别人的故事,因为别人的故事背后隐藏着什么挫折、什么困难、什么不能让外界知道的事,你永远不知道。你只看到别人光鲜亮丽的那一面。有句俗谚: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所以我才得出这个所谓的结论,希望激励年轻朋友。